红黑大战:明年将迎电动车爆发期 长城汽车产品构建将改变
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长城-明年将迎电动车爆发期 长城汽车产品构建将改变-极速彩神

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MVP战队解散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长城汽车(601633,股吧)从哈弗500万辆到WEY品牌的三周年过程中做了很多事情,在“新四化”层面上和全球化上有很多动作,同时在车市下行的情况下长城汽车的经营业绩稳健。广州车展前夕,网通社对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进行了专访,对于未来发展他表示:2020年可能迎来电动车爆发期,届时我们车型构建会产生很大变化,长城汽车旗下四个品牌主流产品中均含有新能源车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网通社:不知道魏总对新势力造车是什么样的看法?您说中国做高端品牌没有什么好的方法,但是李斌的蔚来还是获得了一些认可,大家都认为蔚来是豪华品牌,但是有的人也认为是钱砸出来的,如果我有钱也可以砸出来一个,这个您怎么看?

                  魏建军:我认为做品牌应该加几个字,可持续的品牌,不可持续就不算一个品牌。我觉得造车新势力应该对我们造车界应该有更多的尊重才行。我最近一段时间发现,互联网造车开始尊重传统造车势力,因为他们确实有点冒进。我觉得实际上是不是新势力不重要,还是个模式问题,在欧洲这么多的小众高端品牌挣钱的也多,不是新能源,跑车什么的也能挣钱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势力这一块我认为今后做好了也有机会。现在新势力处于的阶段比较艰难,合作找不到新的模式,比方说像我刚才说的车联网自动驾驶,自动驾驶要是没有批量,这个命题也说不过去。这里面今后还有很多学习的内容,要配合起来,要是跟某个公司共平台,开发出来一台可以开300、500公里,都可以搞,如果可以装研发费就少很多,车的平台如何构建,要建这样的平台和你自己打造一个平台,这个成本是天壤之别。所以说应该跟传统企业合作,我们就挣点研发费,可能比大家做的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网通社:现在大家不是说为什么出海,是怎么出海,中国市场已经到这个程度上了,你必须出海,跟30年前丰田本田是一样的事,跟韩国是一样,他们成功了,我们也有机会成功。现在出海的策略又不是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,两年欧洲,三年美国,最大的挑战和可执行性到底有多大?

                  魏建军:全球化怎么出海,全球化不是意味着高端化,不是这个概念,我们在其他国家,像欧洲、东盟、印度、南北非、欧洲这些,都是哈弗、皮卡组团去打市场,怎么出海,这个实际上也确实要做大量的工作,和国内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觉得日本的做法特别值得我们借鉴,日本的出海也是让美国人逼的,当时也是因为贸易逆差导致的。不像中国,中国踏踏实实的做,我们就一个政党,没有巴结谁不巴结谁,实际上更复杂,还要找一下背景,哪个党派,今后有什么,是否有潜质,这些东西都要考虑,一旦做不对也会有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国外的法律法规方面,就是需要环保、员工的劳资关系等,变得非常复杂。实际上中国的企业,到国外去非常不。基本上我们的原则是用当地人,到哪去都用当地人,以中国员工代理。因为中国人做事风格和做事文化、想法,让纯国外人主政的话落地是很难,包括跟总部的沟通,我们建立这些,现在的阶段,主要是各国各地区的战略,主要是在前期做的事,基本上叫七大工作,主要是产品的对竞品的研究,产品研究,市场研究,一共有七大项工作要做,实际上是把全球的面临的目标市场综合起来,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套工程,像我们为什么一直在强调做燃油车,还要继续深挖,还要把发动机效率再提升,实际上我们背后的想法,我们电动车一定要走出去,但是在欠发达国家地区俄罗斯电动车是不好推广的,俄罗斯那特别冷,电动车也不好使,所以全球化的话题不是那么简单的说一下,确确实实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国外,基本上是中国籍员工和国外员工共同工作的模式,当然也都有一个副总裁做公共关系,媒体关系、公共关系都有。大量的工作还是在国内完成,包括实验验证手段。全球化是一个过程,不是谈一谈就行,我们在国外做实验,我们后期做验证,前期做验证是花大量的费用,现在有很多将来实验验证按照的这块,人工智能的办法来做,可能都变成程序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我们只是去了俄罗斯,下一步还有印度、美国。包括欧洲,现在主要做的还是市场调研,品牌的规律等等工作,关于工厂问题,或者是用什么模式做多大规模,这都是非常有挑战的事情。做规模小的都是赔钱的,除了去养他,做规模大风险就存在很多。所以我们也在是,刚才谈到公司治理,然后很多模式要变化,包括海外风控怎么做,内部的激励机制怎么做,现在有眼光的人很愿意到海外去锻炼。

                  网通社:未来不管是豪华品牌,不管是时间什么科技公司,不管是云计算,我们抛开不说,核心是人才的竞争,这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作为企业,人才是用什么样的价钱把人才收拢过去。而且最顶级的人才,适合你发展的人才,在短时间内不大可能说是将来来了给你干一辈子,招揽到的高尖端的人才又是否可以带出一个人才?

                  魏建军:你说的非常好,有道理,我们也是不断地在招人,我们不像国外的公司到中国,我们更多还是到美国用美国人,到欧洲用欧洲人,这种地域化更好。实际上WEY在找一些人,有时候他们也要适度的适应中国。包括未来,长城汽车将来从公司治理上,只要有一帮子对汽车热爱,对汽车有事业感的人去掌控这个公司,将来不要形成理想化的,不要形成像股份太分散的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中国真正在汽车圈子里,我觉得有背书的多,实战的太少。真正怎么做是外国人说了算。我们汽车圈人流动性也不少,新势力也给了很多机会。不好把握,这是今后最重要的课题,就是公司治理和人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图/文 网通社 石瑞)

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郑爽抹胸纱裙